祖训堂

罗承辉博客站
让天下老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博物馆

罗承辉:骨灰存放的地方叫什么名字好?

        我的一位客户说,他当时要做一个骨灰存放架项目,当时请了一个设计来设计这栋楼,设计问这个楼叫什么名字,客户就说叫“骨灰楼”,当时设计听了之后有点都不敢设计。于是给设计包了了5000元钱红包设计才开始设计。

        有一次聊天的时候他就问我,骨灰存放架的项目叫什么名字比较好呢?

        当时我说:和他说了两个名字:“人生博物馆”“祖训堂”

        他说,当时如果我当时和设计说是这两个名字,那也许可以省下这5000元钱了!

        名字是怎么来的?

        名字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逐步摸索起来的,在一个原始部落人和人之间都非常熟悉,白天的时候可以依靠穿着相貌来进行辨别,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,由于没有灯光是无法看清人的。所以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名字,方便在夜间的时候请呼叫。

现代社会的名词已经远远超出了晚上呼叫名字用途,他已经成为一个人代名词。网络社会名字的价值更加多元,他不在这是一个人的简单的象征符号,而且是一个人的品牌和财富。

       名字不是用来看的,而是用来叫的。所以朗朗上口,简单易记的名字是一个好名字;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是一个好名字;因为只有这样的名字才能够口口相传。

       如果起了一个名字里面有生僻字,多数人都不认识。这样的名字又怎么能引起广泛的传播呢?而且还会经常出现猜测的现象,百分之八九十都会把名字叫错。

       名字是一个人连接这个世界的窗口和渠道。我们接触一个人首先接触到的就是他的名字,这是给对方最初的体验,我们做自我介绍的时候,首先介绍自己的名字,然后才会介绍自己的职业,名字是放在首位的。

道德经讲:无名万物之始,有名万物之母。

       名字是每个人最短的咒语,束缚着每一个人。

       起名字的核心是因为抓住了它的特征描述,准确描述了他,并掌握了与其进行连接交互的方式。

       名字是主观的,有温度的,有偏好的。当我们听到一个名字的时候,内心因为名字不同而产生不同的感觉,有诗意的,有温暖的,有讨厌的又有趣的,有无聊的,还有让我们根本看不懂的。

作为一个产品,所有的用户都会因为这个名字这个咒语来定义产品的特征用途,甚至产品的未来,并决定着用户与产品进行连接的方式方法。

        一个好的名字会让人产生兴趣,与其进行连接的强烈愿望。

       名字是咒语,说话也是咒语,为了驱动人心,驱动世界,并与这个世界产生深度的链接。不同语言的表达方式会产生不同的连接效果。如果借助外力,比如金钱权力咒语的力量就会大大的增强。

       名字里充满着文化势能,判断一个名字是不是有力量,在于能否在对方的心中召唤出内心的情感,特别是底层的情绪。

       雷军说:口碑就是把事情做过头,口碑是产品名字的进一步延伸。

       口号,口碑,听觉,成为了传达率的关键。听和说提到的东西要远远大于我们见到的东西,即使在网络社会也不例外,口碑是一种符号,活跃在我们的口耳之间,所以口碑已经是听觉文案。

       说了这么多,我们还是言归正传,

       骨灰存放场所其实还有很多的名字可以供大家选择:

      在殡葬观念方面,如殡葬用词,中国人不直言死,多称“仙去”、“老了”、“作古”之类,这些称呼在挽联中使用频率尤高。

      现在很多骨灰存放场所的,多冠以它名,如深圳殡仪馆称清莲厅、日月厅、云天厅、茜云厅、碧波厅;

      珠海殡仪馆则以泰山厅、华山厅、嵩山厅、衡山厅命名;

      上海益善殡仪馆有万福厅、青松厅、古月厅、长禄厅等;

      龙华殡仪馆的小悼念厅称泰安厅、长安厅、平安厅、永乐厅、安乐厅等;

      长春殡仪馆称鹤驾厅、西去厅、永生厅、琼楼厅等;

      南昌殡仪馆有千秋堂、天乐宫、永乐宫、福乐宫以及宁安厅、平安厅、和安厅、祥安厅、庆安厅等。

     公墓则多称长青园、福寿园、息园、憩园、归园等。

     骨灰寄存处也多用它名,

     如佛山殡仪馆的骨灰楼称长安楼,

     江门殡仪馆的骨灰楼分别称思亲楼、

    怀亲楼和念亲楼。



转载请注明出处:祖训堂 » 骨灰存放的地方叫什么名字好?

若罗承辉个人博客是有价值的,请加微信电话:13657053555

祖训堂线下实体店 祖训堂合作单位
cache
Processed in 0.008805 Second.